哲学让科学背神学的黑锅

来源:http://www.fujianfenlei.com 作者:影视影评 人气:131 发布时间:2019-10-13
摘要:人类从蒙昧到文明,先后建立了神学、哲学和科学三套知识体系。虽然科学已经攻占了神学和哲学的大部分领地,神学和哲学却不愿意束手就擒,而是继续霸占着道德制高点,“韬光养

人类从蒙昧到文明,先后建立了神学、哲学和科学三套知识体系。虽然科学已经攻占了神学和哲学的大部分领地,神学和哲学却不愿意束手就擒,而是继续霸占着道德制高点,“韬光养晦”以待卷土重来。神学家和哲学家的这种姿态非常管用,不经意间,对神学的黑暗和哲学的泥潭,人们已经放松了警惕,凡事都爱把账先算到科学的头上。《十二猴》就是如此手笔。
所谓科幻电影,通常只不过包含些许科幻元素罢了,其主题未必就有科学依据,甚至恰恰相反,反科学才是其真面目。时空穿梭和超级病菌是经久不衰的科幻元素,精神病学是仍然神秘耐看的文学和艺术题材,《十二猴》就是关于所有这些的典型作品。
但是时空穿梭其实是个哲学问题,科学意义上的这种穿梭根本不可能存在。或者说至少不可能以能够被人类感知和理解的方式存在。科学首先是逻辑与实证,作为科学幻想,虽然不必奢求实证,但是逻辑是万万不能开玩笑的。比如,把一部电影播放一遍需要两个小时,那么再倒着播放一遍,总共需要的时间是四个小时,而不是零,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逻辑。虽然,依照相对论的数学模型,可以推断光速被超越时的时光倒流和时空被极度扭曲时的虫洞现象,但是切切不要忘了这些推断违背了模型的基本物理假设,因而只有数学意义,没有科学(物理)意义。即便在数学意义上,我们也“看”不到诸如摔碎的杯子重新复原的景象,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的脑子也会是倒着运转的,对时间的感知也就面目全非了,岂能再用常理“思考”?要想让时光倒流不违背逻辑,就只能允许将这种“逻辑”也称为逻辑,这就是无所不能的哲学手段,天马行空也。但是允许这种“逻辑”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?深陷泥潭也!
超级病菌能够造成物种大面积死亡,但绝对不可能超级到能够精确地使一个物种几近灭绝,其他物种却几乎不受影响。当然,比起那些能够使人无比癫狂的病菌入侵,《十二猴》的超级病菌还是很科学的,它仅仅就是让人死去。科学告诉人们,面对瘟疫,人类并不是什么特殊物种。而如果有这样的病原体,它也不可能在已没有人类的地表肆虐几十年,因为没有了宿主,它又怎么生存呢?超级病菌不是核辐射,也不是化学毒物!而换个角度,又几乎可以说,自从地球上有了生命,微生物“病原体”就开始“肆虐”地球至今,最“聪明”的数百种微生物其实还一直和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和平共处,它寄生在人体内,伴随人类一生,比如,缺少了它的一部分人类,尤其华人,甚至对牛奶会消化不良。现在恰恰是那些“不聪明”的微生物最受“压迫”的时代,因为,百十年前,它还能够随时夺走肺结核患者的生命,那时候的人类除了可怜兮兮地求“神”,何曾有过实质对策?可见,恰恰是科学才让人类在同宗同祖的微生物“同胞”面前赢得了一点尊严。倘若编剧对动物不那么偏心,那么超级病菌在逻辑和实证上是讲得通的,但是《十二猴》的超级病菌却显然是神器,因为如上已经提及,即便科学家不培养任何病原体,病菌也从来不会放过人类和其他物种,比如,黑死病就不干科学家什么事情。“神”已经多次光明正大地以人类堕落为罪名发过飙,这次何必栽赃科学家呢?
且把哲学悖论搁起,撩开编剧蓄意设置的层层烟雾,抽丝剥茧之后,剧情其实一点也不复杂,即未来“战士”回到过去寻找超级病原体的源头,却被当成了精神病患者。四个关键人物,即男主角、昏昏沉沉但“意志坚强”的未来“战士”James Cole,女主角、“爱”高于“理性”的精神病医生兼作家Kathryn Railly,“烟雾弹”、很有“思想”的十二猴军头目、疯得酣畅淋漓的真正的精神病患者Jeffrey Goines,“黑马”、实验室助手兼神学信徒Dr. Peters。个个形象鲜明、寓意丰富。若换个角度,这也是一个关于解梦和记忆重构的故事。再换个角度,这又是一个关于似曾相识的爱情故事。更多细节请参考其他网友的评论,不再赘述。
编剧以剧本为文学,导演以电影为艺术,引人思考,唤人共鸣,这是文学和艺术的本职和“使命”,无可厚非。作为十三年前上映的高分电影,其美学价值也毋庸置疑。但文学家和艺术家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哲学家,难免要在作品中贩卖些许哲学私货。当这些所谓科幻作者并非是合格的科普作者,甚至可能都不具备基本的科学素养时,观众们可就得有所警惕了。编剧对未来六位科学家和科学的丑化和讽刺是不言而喻的。他们个个咄咄逼人,且不说是变态和恋权,称之为反面的“科学怪人”绝不为过。他们代表着“科学主义”。他们非常不厚道,比如,竟然让James只穿着内裤和透明的女式雨衣出现在大街上等警察来抓。他们虽然拥有代表高端科技的时空穿梭机,但穿梭机却屡屡出错,他们掌握的历史“真相”还少得异常可怜。在巴尔的摩的精神病院,与另外五位医生不同的是,女主角Kathryn做为著名学者,既是科学家也是哲学家,对于这个双重身份,编剧要褒哪个贬哪个,也是不言而喻的。果不其然,Kathryn最终对科学信念产生了动摇。为了防范危害,Dr. Goines接受Kathryn的提醒,加强了实验室安全措施,但文质彬彬的Dr. Peters却是防不胜防的漏网之鱼,以科学家的身份带走了致命的病原体。讽刺作品一不小心就会讽刺到自己,编剧煞费苦心,本来大概是想在科学闯祸的同时让神学来担当责任和道义,但是,殊不知,最后挥动科学双刃剑那个不该使用的刃的,恰恰是做为神学信徒的Dr. Peters。可见,相比起来,“怪人”科学家的“自负”和“傲慢”尚可挽救,神学信徒的“信仰”却是无可救药的。

本文由幸运时时彩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哲学让科学背神学的黑锅

关键词:

最火资讯